德国大学地下室里泡在钢桶里的74具儿童尸骸…如今终于得到安息 | 新华博客网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社会 > 正文

德国大学地下室里泡在钢桶里的74具儿童尸骸…如今终于得到安息

2018年06月11日 社会 ⁄ 共 2572字 ⁄ 字号 暂无评论

德国中部赛勒河畔旁的哈勒市(Halle),
伫立着一所欧洲历史最悠久的大学——哈勒·维腾贝格大学(简称哈勒大学)。

这所大学创办于1502年,迄今已有超过500年的历史,
这里走出过宗教改革之父马丁·路德(Martin Luther)、
《哈利路亚》的作曲家乔治·弗里德里希·亨德尔(George Friedrich Handel)、
“艾宾浩斯曲线”的提出者赫尔曼·艾宾浩斯(Hermann Ebbinghaus)等等知名人物,
还诞生了四位诺贝尔奖的获得者。

就是这样一所在历史上贡献举足轻重的大学,
在最近集合学校的工作人员们办了一场葬礼。
葬礼的对象不是他们的已故校友,也不是什么举足轻重的名人,
而是70多位无名的逝者,
早已离开这个世界长达80多年之久的逝者。。
这场葬礼的来由还要追溯到二战时期。
那时,哈勒大学的地下室还是一处私人的解剖学和细胞生物学的研究机构。
从二战前期开始,这里就源源不断的开始接收逝去的人,甚至还有一些活着的人……
至于目的也各有不同,有的是为了正常的医学研究,而有些在当时则没有办法拿到明面上来说。
因为那时,距离哈勒大学约96公里处,有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地方:
布痕瓦尔德集中营(Konzentrationslager Buchenwald">,
那里曾是德国纳粹规模最大,也是最臭名昭著的一处劳动集中营。

二战期间,这里共关押超过25万人,死亡5.6万人,这些人们分别来自50多个国家和地区。
也就在这个期间,哈勒大学地下的这个研究被送来了74名儿童,大多为婴儿,少有几位则是2岁至12岁的儿童。
这段记忆好像被蒙上了一层无法揭开的面纱,没人知道这74个孩子从哪来,被送到这里做什么,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之后随着德国的战败,二战的结束,集中营的关闭,
这所没人知道叫什么的研究所也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不复存在。
后来,随着哈勒大学的翻新重修,
这个地下的研究所再次被重新利用起来,成为学校内老师和科研人员们偶尔做实验的地方。

再次利用起来的地下室好像还存留着战争时期有些阴郁的感觉,
当老师和工作人员们走进这里时,意外的发现,这里摆放着两个大的不锈钢容器,容器里面装满了化学溶液,而溶液之中则是一个个孩童的尸体。
两个容器中共有74个孩子,其中45名男孩,27名女孩,还有两个因为肢体残缺无法判断性别。
这里面还有34名孩童被标记上了数字编号。
“这些孩子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没有一个人知道,大家也不敢随意处理这些尸体,再加上这间地下室利用率并没有很高,
所以就这样,这两个容器依旧按老样子摆放着。
直到2011年,一位名叫Heike Kielstein的女教授来到哈勒大学任职。
到学校的第一天,她便对这个地下室中的事情早有耳闻。
“我不知道这些孩童们在那个时候究竟是用作学校研究还是什么,
为什么会保留到现在,我很好奇,我希望可以调查清楚。”

于是在7年前,Heike Kielstein教授便联合学校的几位工作人员,对这些保留了将近80年的孩童尸骸做起了长达7年的研究。
他们希望弄清这些孩子们来自哪里,
当时被送过来做什么,死因又是什么,
Heike教授和同事们的疑问太多太多。。。
7年间,学校内部的教授们,甚至外界的一些医学科研组织也参与了其中。
但是遗憾的是当时的那家研究机构已经彻底找不到,
而且动荡的战争时期,很多信息都有所丢失,他们只能靠得到仅有的信息来进行判断。
首先,他们通过用卷尺测量等基本方法判断了这些孩子们的大概年龄和性别;
之后联手医学院为其进行了CT扫描和简单的解剖。
CT扫描和解剖显示这些孩子们有多一半都多多少少曾经身上被动过刀子,
有的是取出了内脏和器官;
有的则是颅骨被打开。

接着,他们又对当时的历史背景进行了考察。
战乱时期,即使是医学研究的病人或尸体的资料大部分还都是可以在医院或档案馆内查询的到的,但是这74个孩子却没有任何相关信息。
从哪来,到哪去,做什么。。。这些最基本的信息都似乎被抹去了。
唯一能查到的是,在当时这里还是研究所的时候,除了旁边是集中营之外,还有一家安乐死中心。
以上,差不多就是74个孩童的所有信息。
面对少到可怜的信息,
Heike教授依旧发挥出了德国人细致的一面,这个团队最终将研究结果公之于众:

虽然没有太过详细的信息说明具体情况,
但是Heike教授的团队仍然面对大众表明了自己的猜测和判断: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这些孩子们是纳粹时期用来做实验的,
但是目前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们或许真的是纳粹时期的受害者。”

7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虽然研究还没有一个准确的结果,
但是这些被封存了长达80多年的孩子们不该再这样浸泡在化学药水里。
”我不会放弃这些孩子们,研究还在继续,
只是现在他们需要安息了,他们需要一个有尊严的葬礼。“
Heike教授的这个提议也受到了学校的赞成。
于是在前几天,这所有着漫长历史的学校为这些曾经非常年轻的74名孩童办了一场正式而庄重的葬礼。
这些泡在化学药水中的孩子们正式被火化,并且周围的幼儿园还为他们送上了鲜花,
墓地负责处也为他们专门制作了一块免费的墓碑。
学校的工作人员们还一起唱起了合唱送他们最后一程。
不论战争还是打仗,孩子都不应该是受伤害的那一方,
这个迟到了几十年的葬礼必不可少。
也希望Heike教授和她的团队能更准确的得出结论,
让这些战乱中逝去的灵魂得到真正的安息吧。。。
ref:
http://www.dailymail.co.uk/health/article-5638275/Scientists-hold-funeral-74
-dead-children-mysteriously-preserved-nearly-80-years.html
--------------------------------------
喜欢把手伸进米缸的海牛:如果没有人继续,他们就真的被这个世界忘记了
Cadherin_Receptor:德国和日本相比,就是敢承认错误让人尊重了
反正考研就对了mio:愿孩子们安息
美国怼长史蒂乎:心疼这些孩子,我们中国的孩子那时候惨遭毒手的也不少吧。愿他们安息
是今l:做这些事也许改变不了过去,但至少做了能做的事
初唐初唐:孩子永远是战争的最大受害者。。。想到了现在的叙利亚
温温LHH:没有人知道这些孩子经历了什么,安息

--------------------------------------

给我留言

留言无头像?



×